Aim💋

盾铁超蝙家长组暗巷组ก(ー̀ωー́ก)啊哈!

哈哈哈哈

RUuu☆:

“……你老实告诉我昨天数学考了几分。”
“咦?昨天考的是数学吗??”
瑟兰迪尔:我看你是想气死我好继承这个王位.jpg


【哈蛋】你看见蝴蝶了吗

苏坡奶球:


他在陌生的地方醒来。
脑子疼的厉害,他睁着眼睛想了半天才发现自己瞎了一只眼睛。

发生了什么事,自己这是在哪,他无从得知。大脑一片空白,还间接性的剧烈疼痛。

他被关在一间屋子里,到处都是白色,他讨厌这么刺目的白。他找来白纸、彩笔,一张一张画着蝴蝶。

为什么要画蝴蝶?他想着。

然后脑海里开始浮现各种关于蝴蝶的知识。

哦,原来自己是个昆虫学家?

他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是他想不起来,他怎么想的起来?他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待了多久。他困了就睡,饿了就吃外面送的饭。他猜测自己可能是被外面的人抓来做实验的,他尝试着与外界对话,可除了他刚醒过来时有个女人检查他的状况,有过简短的对话,到现在他都没有见过任何人。女人偶尔进来陪他聊天,尝试着帮他恢复记忆。但他们很清楚这是在白费功夫。

他已经对恢复记忆不抱希望了。他每天不停的画着天堂凤蝶,蓝色与黑色绝妙的搭配在一起。

紧接着他开始做梦。

梦里五颜六色的蝴蝶展翅于天际,颜色鲜艳到让他迷花了眼。耳边充斥着振翅的声音,蓝黑的天堂凤蝶陡然出现,大片大片的飞过他身边。

然后他在一片蓝黑中看见了一双祖母绿。下一秒他毫无预兆的睁开眼醒了过来。

他知道那是一双眼睛。很漂亮的祖母绿,是他喜欢的颜色。可是,那是谁的眼睛?

他没有将梦境透露给女人。即使女人在他面前表现的再怎么和蔼可亲,他潜意识里都是不信任她的。

他开始梦见更多。梦里除了一成不变的蝴蝶外,多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长着翅膀的阿迪达斯鞋子飞到他面前上蹿下跳,他烦躁的抬手挥掉它,鞋子被他打在地上后又颤巍巍的飞起来靠近他,这黏人的样子他觉得很熟悉。

他歪头思考,意料之中的一片空白。

然后他听见了狗叫声。

听起来像是小型犬。他再次拍掉鞋子,在成片的蝴蝶间迈开腿走了两步。一道声音突如其来的在他耳边炸裂。

“JB!说了多少次了不许挠门!”

那是个年轻亮丽的声音,带着伦敦口音。他脑子一疼,这声音很熟悉,似乎听过很多遍了。

他又迈进一步,视线里飞过天堂凤蝶,他寻着那抹蓝光,再一次看见那双祖母绿。

“我不知道你今天过生日哎!你也不告诉我!这会儿我上哪去给你买礼物?”
“要不,我把我自己送给你?”

他看见那双祖母绿带着淘气向他眨着眼。

“别那么多废话了!你是要坐在那发一晚上的呆,还是现在滚过来拆礼物?”

祖母绿的眼睛风情万种的瞪视过来。

接着他看见那双眼被欲望覆盖,眼眶逐渐微红,他在泛着水光的绿眸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我爱你,哈利。”

再一次睁开眼,他无措的发觉自己勃©ï¸èµ·äº†ã€‚

所以他的名字叫哈利。

男孩与他想必是恋人关系,哈利深信不疑。

那么此刻失去记忆的自己被关在这里与世隔绝,那他的男孩在哪里呢?哈利感到恐慌。难不成他们抓住了男孩?

哈利拿着画笔的手不住的颤抖起来。他想开口质问女人,可是他又无法承担这样做的后果。

他日复一日的提心吊胆,梦里面更多的关于男孩的记忆涌现出来,可他始终看不清男孩的脸。他恨自己为何将男孩遗忘,明明那么爱他!

是的,哈利被爱意笼罩着,即使不记得男孩的长相。

他拒绝了与女人的日常对话,沉默着一遍一遍的画蝴蝶。

又一次毫无征兆的睁开眼,他看见了一只天堂凤蝶,扑棱着翅膀停在了他的画笔上。他坐起来死盯着蝴蝶,他无比清楚的意识到这不是梦。

蓝蝶停留了一会儿再次振翅飞翔,哈利视线跟着它在房间打转。他的心跳的很厉害,他隐隐感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蓝蝶绕着屋子飞了几圈后便向门口飞去。哈利站起身直视房门,在蓝蝶闪耀的光点下,门被推开了。

那一瞬间,哈利看见了成片的蓝蝶。它们环绕着一个身影扑楞楞的向他飞来,在那一片振翅声中,哈利看见了他的男孩。

那就是他的男孩,美丽的祖母绿眼睛,穿着一身订制西装。他终于看见了男孩的脸,他的男孩,美丽又英俊。哈利的手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男孩向他走近两步,又陡然驻足。祖母绿被水色浸染,哈利看见一颗晶莹的泪珠滑落男孩的眼眶。

“你这个混蛋……”男孩吸了吸鼻子说道。然后在哈利手足无措的视线之中猛的扑过来抱住了他。

“哈利……哈利……”男孩将头埋进他的胸膛,颤抖着身子哭的撕心裂肺。

哈利回抱住男孩,叹息着拥紧他。
“I’m sorry…”

男孩抬起泪眼看向哈利,良久后他伸手摘掉那只黑色的眼罩,空洞的眼眶带着狰狞的疤痕,男孩呜咽一声伸出手指颤抖着摸上那处,因为哭泣而略显沙哑的嗓音听的哈利心脏一抽。

“还疼吗?”男孩指尖轻碰了一下又猛的移开,他是如此小心翼翼,深怕弄疼了哈利。

哈利抬手将男孩脸上的泪水抹掉,完好的一只蔚蓝的眼睛深深凝望男孩。他露出微笑,轻吻男孩温热的脸颊。
“不疼,没事了。”

他在想他的男孩叫什么名字。
他没来由的想着,如果男孩知道他忘了他,自己可能会死的很惨。

你猜怎么着?哈利看着那群蓝蝶孜孜不倦的飞舞在男孩身边,有一只甚至停在了男孩肩上。他盯住那只蓝蝶看了很久。

男孩顺着他的视线转向自己左肩,他疑惑的抬眼,似乎是想询问哈利,然后他就发现哈利原本蔚蓝的眼睛正在变色。那抹蔚蓝如海水退潮般缓缓褪去,直到露出原本亮丽的榛子色。

哈利看着蓝蝶,恍惚间觉得时间似乎变得缓慢起来,因为那只蓝蝶在变色。

它变成了火红色。

“哈利!”男孩伸手将哈利的脑袋扳向自己,祖母绿里充满了担忧。
“看着我,哈利?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哈利视线回到男孩身上,在男孩差异的目光中俯身吻上那双柔软的唇瓣。

“我也爱你,艾格西。”

蝴蝶再次群涌飞舞。

end
关于蝴蝶我本来开了俩脑洞
一个开车,一个矫情2333
先把矫情敲出来,车我得好好琢磨一下
昨晚看了首映,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让我以后用什么心情听那首歌ಥ_ಥ
给编剧寄一火车刀片



七淵:

kingsman/哈蛋
蛋蛋:把我釘在牆上♂
全圖第二張 有點點背後注意
harry黑化 把蛋蛋藏起來的概念( ´â–½` )ノ

monster_å¹´:

为了响应产粮大队的号召 于是脑洞拉郎又要开始了😂


will:搬新家了,不知道流浪回来的Garrett能不能找到家=_=

Garrett:一回家发现伴侣不见了!!!家被搬空了!!!怎么办?!在线等!急╭(°A°`)╮


柚子橙:

《加勒比海盗1》中的威尔·ç‰¹çº³


开花也演得棒棒哒,和杰克船长击剑时动作流畅利落,帅!


仍然看得好欢乐【可能我笑点低XD,依然觉得铁匠和杰克船长萌萌哒

【最后一张GIF,小铁匠和杰克船长的表情笑死我了2333333

伊镇拖拉机:

这样的奥哥不舔还算什么合格的迷妹!😠

专注骚气奥哥三十年(。

好像压缩的很厉害……

宽宽狮:

当早晨刷到这只壮硕的开花时,我们和佩佩都是这样的心情。٩(๑ᵒ̴̶̷͈᷄ᗨᵒ̴̶̷͈᷅)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