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m💋

盾铁超蝙家长组暗巷组ก(ー̀ωー́ก)啊哈!

[桃糖]Mulled Wine&Christmas/热葡萄酒与圣诞节

李同归:

RPS,RPS,RPS


一个段子,给世界上最最最可爱桃糖


假设他们都是单身


-


Mulled Wine&Christmas/热葡萄酒与圣诞节




今年的波士顿格外冷。四散民居的灯火也未能点亮头顶这片乌黑的夜空。来自大西洋上潮湿的冷风直往人四肢百骸里钻,密集的雪片在寒风呼啸下连成一片的倾斜的雪幕。 
然而屋内又是另一番光景了。供暖设施瓮声瓮气地运作着,送风口源源不断鼓出热风。壁炉里火苗正旺,驱散走潮湿的寒意,同时送来烘烘的光亮和热意。燃着的柴火时不时噼噼剥剥地爆出几声响,但很快就淹没在欢乐的人声中。 
Chris背靠着橱柜,赤脚站在厚实软和的地毯上,毛绒绒的触感惹得他脚板发痒。妈妈和Carly、Lisa还有Scott他们在柔软的大沙发上坐了一圈,而孩子们抱着玩具坐在地上。 
“瞧瞧他们,”Scott指指孩子们手中的毛绒玩具,语气里全是揶揄,“人手一个小马宝莉玩偶,多神气!” 
Chris立刻配合地朝姐姐扬起眉毛,附和道:“是啊,可跟我们当年不一样——起码Miles不必可怜兮兮地求Stella恩准他碰一碰她的小马宝莉了。” 
Carly没说话,只是咧嘴笑起来,还不忘丢给弟弟们一个大大的白眼。 
 
时至深夜,大人们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懒懒散散的笑声偶尔冒出来,温暖的光亮和火苗跳动的影子让人感到有点儿昏昏欲睡。在这样的境况下,孩子们的睡意很快就盖过了圣诞夜的兴奋劲儿,一个一个耷拉下小脑袋,向母亲请求回房睡觉。 


“晚安,舅舅。”小男孩牵着妈妈的手,迷迷糊糊地朝Chris说,“祝我梦到钢铁侠。” 
“晚安,Miles,”Chris在一瞬间听到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超级英雄的名字后有点恍惚,他随即亲了亲男孩的软乎乎的脸蛋,轻声说:“祝你梦到钢铁侠。” 


和其他亲人们互道晚安之后,Chris弯下腰贴上母亲的面颊,“晚安,妈妈。”


 


Chris好像失眠了。 
他仰面躺在自己当年的床上,需要缩手缩脚的,因为对于他现在的体格来说这张床显然有些小。 
他感到有些疲倦,四肢和躯干仿佛要沉沉地陷进柔软的床垫,可他却睡意全无,心底空荡荡的好像被挖去了一块。窗外的雪还在一刻不停的下,四周寂静,没了喧闹的人声,寒风呼啸的声音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祝你梦到钢铁侠。他止不住地想起刚刚自己对小外甥说的话,既像是对男孩的祝福,又像在为他自己祈愿。 


Chris想念他远在西海岸的“钢铁侠”。想他宽厚的手掌,通透的褐眼,眼角边或细小或深刻的皱纹,想他的猫咪们,花哨的毛衣和夸张的外套,想念关于他的一切。他甚至在不着边际地幻想,他朝思暮想的“钢铁侠”会不会自气候温和的马里布海滩而来,越过盆地与平原,飞越绵延的阿巴拉契亚山脉,穿过这里冰封雪裹的严寒,来到他的身边。 


他在小小的床上翻来覆去地折腾了有一会儿,将手伸向不远处的床头柜摸过手机。他敲下一行字,小心地按了发送。 


-「睡了吗?希望没有打扰到你。」


过了一会儿,好一会儿——Chris都以为他等不到回信了——指示灯忽然闪烁了几下,小小的屏幕在黑暗中发出微弱的光亮。 


-「没有呢,傻小子。」


-「我以为你睡了。我这儿下雪了。 」
Chris捏着那部小小的手机,很快又补上一行字。 


「心里很空,很想你。」


-「我知道。」


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Chris想,他知道我想他,知道我爱他。Chris躁动的小心脏立刻就平静下来了,就只是因为这简简单单的两个词。看吧,Downey就是有让人安心的魔力。 


-「我想听听你的声音,Downey,你方便接电话吗?」
-「随时欢迎。」 
 
当通话界面显示接通时,Chris心里头那个只会傻乎乎地,红着脸兴奋的男孩又冒冒失失地跑出来了,欢呼雀跃地跨过数千英里奔向他的爱人。他紧紧攥着手机,嘴唇细不可察地打着哆嗦。


“Downey.”他试探地说,竭力控制着满心满怀的热情,不想把自己表现的像一个过分思念心上人的怀春的姑娘。


“嗯?”Robert略微沙哑的嗓音混杂着细小的电流传来。


“我…失眠了。”Chris说,“怎么办?罪魁祸首就是你。”


“所以你打电话来就是想让我给你唱摇篮曲?”


“你愿意唱我不反对。”Chris笑起来,“就…陪我说说话?” 


“乐意之至。”Chris在电话这头都可以想象的到,他的大明星一定挑起了一边眉毛,褐眼弯弯,摆出一个迷人的笑容。  


“所以…我的钢铁侠,”Chris翻了个身,把小小的手机圈在他的臂弯和柔软的枕头中间。“你现在干嘛呢?”
“煮红酒。”电话另一头简要地说。 
“…这是什么新奇的饮品吗?还是你的新发明?”Chris有点难以置信。 
“一种传统,Evans,”Robert咯咯笑起来,“我从我母亲那儿学来的,你知道的,她有一部分德国血统。” 
“——听着很怪异。”Chris说,“给我讲讲。” 
 “这玩意煮起来很简单,只需要加上一点肉桂,丁香,或是别的什么香料,柠檬汁,还有蜂蜜。”


“那颜色有别于普通的红酒,更深,更纯粹, 像是——”Robert努力调动自己的想象,“像是浇上红醋栗汁的琥珀,很漂亮。”
“刚入口会有点冲,但是接下来,那些香料厚重的香气就会中和掉葡萄酒本来的苦涩,只保留少许柠檬的清香和适当的酸涩,后味全都是醇厚浓郁的葡萄与蜂蜜的香甜,温热又柔软,暖洋洋的热意会充盈你的全身,非常、非常甜蜜。” 
“是的,是的——非常、非常甜蜜。”Chris闭着眼睛用气音重复道。“就像——和你亲吻。”他感觉得到,自己的嘴角在不可抑制的上扬。 


通话的气氛朦胧起来,仿佛受到声音源那头的热红酒的气息的熏蒸。Chris彻彻底底的放松了,他感到整个人都浸泡在甘甜绵软的酒汁里,轻飘飘的,睡意也很快地涌上来。


“…我很想你,Downey,非常非常想…”Chris下意识地说。“这可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圣诞节,我们就得分开来过…”
“以后还有很多机会的,以后的每一年,每一个圣诞,对不对?” Robert安慰道。
Chris低声喟叹,“你总能让我安心,Downey,你总会的。”
“睡吧,我知道你今天已经很疲倦了。” 
“晚安,我的爱。” Chris的声音逐渐弱下去了。


“晚安,大男孩。”Robert悄声说,“祝你有一个暖烘烘的梦,一个没有风雪的,浸在添了肉桂、蜂蜜和一点柠檬的热葡萄酒里的温热的梦。”


电话那头传来平稳的呼吸声,许久无人再说话,久到Robert以为他的男友已经沉沉睡去。而Chris却突然开腔了,声音轻得像是梦中呢喃:“明年,”他饱含爱意地说,柔和的尾音大多没进了他的唇齿里,“明年的圣诞节,我想要你到波士顿来过。” 


我想要你来到生养我的故土,我想要你见见我的家人,我想在槲寄生下同你亲吻,我想与你共饮一杯热葡萄酒,我想和你一起迎来圣诞夜过后风雪交加的清晨。


-Fin.


【*】关于热红酒:貌似mulled wine就是德国人喝的Glühwein,二者应该是差不多的,没有再查证囧,有错误的话欢迎懂的小伙伴指出啊~ 


重感冒好难受,想吃好多好多甜甜的桃糖~

评论

热度(64)

  1. Aim💋李同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