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m💋

盾铁超蝙家长组暗巷组ก(ー̀ωー́ก)啊哈!

精灵之眼

甜食

Legstel:

*梗来自DW剧集《The Curse of the Black Spot》


 




“我再问一遍,为什么索尔没有该死的一起跟过来?”


 


“他回仙宫理发了。”布鲁斯温和地回答。


 


“回仙宫,理发?”托尼难以置信地拔高音调,“理发这种事为什么要回老家?难道没有人告诉他,我用一把剪刀就能为他搞定——”


 


“那可不行,托尼。”娜塔莎学着北欧之神压低了嗓音,“我要的可是最时尚、最性感、震撼度丝毫不逊于垂肩长发的帅气短发。”


 


“好吧,好吧。可这里分明应该是他的主场!”


 


“索尔只是说这里曾经被外星人光顾过。”史蒂夫扶住厚实的岩石,“我们只需要做一番检查和清理就好。”


 


他的指尖触到潮湿的侧壁,淅淅沥沥的水滴自顶端落下,整座溶洞安静、幽黑而沁凉。皮靴在地面小心摩擦,只发出难以察觉的声响;史蒂夫屏息凝神,试图捕捉一星半点的异样动静。


 


可很显然——偌大的空间只回荡着他丈夫喋喋不休的念叨。除此之外他什么也没有听见。


 


“外星人……什么样的外星人?三个脑袋,还是没有脑袋?不那太恶心了,还是三个脑袋吧。——为什么我到现在什么也没监测到?”


 


托尼咕哝着捣腾左臂的腕带,在按键的动作愈加频繁之前,史蒂夫抓住了他的胳膊。“托尼。”


 


“怎么了?”黑发男人下意识地放慢呼吸。“我没事,史蒂夫。”


 


“没有监测到异常可能是因为没有异常,你知道的。”史蒂夫尽量避开“零数据使你沮丧”这一显而易见的事实。


 


“也可能是魔法。”克林特令人恼火地接话,“你一向不擅长那玩意。”


 


“我讨厌魔法。”托尼皱起眉,史蒂夫安抚地揽住了他的肩膀。


 


“快看,前面有光。”


 


“那不是灯光。还有那为什么是绿色的?”布鲁斯的出声让娜塔莎警觉起来;她收回已迈出的一只脚,另一个身影却已从容不迫地离开了安全界限。


 


“不管那是什么,布鲁斯,都证明我们此行没有白费。”


 


托尼留给他们一个兴奋的背影;史蒂夫条件反射地伸手去够他,在扑了个空后迅速跟了上去。


 


“托尼,你不能——”


 


绿色的光束忽然闪动了一下。托尼惊喜地握住史蒂夫的手,“这一定是你离科考现场最近的一次了,亲爱的。嘿,贾?你说我们是实时分解,还是先把它约束在L-24箱里?”


 


“准确来说,二者都不是我的建议选项,先生。”


 


“怎么说?”托尼眨眨眼,“难道你发现什么了吗,伙计?”


 


那不是一个闪烁的光源;至少那不是一团固定的光。它正在摇摆。


 


它正在飞过来——


 


“托尼!”


 


史蒂夫一个箭步上前把托尼扑倒在地,他来不及多想,宽厚的身体牢牢罩住身下之人。在能够感激自己的超级视力和反应速度之前,一股怪异的击中感从后背侵入他的身体,史蒂夫困倦地眨着眼,头颅渐渐低垂,他无力地枕上托尼的胸口,很快失去了意识。


 


……


 


“快点,我要被我的挚爱压成一滩水了。”


 


克林特打了个寒颤,“为什么所有的话到了你嘴里都这么渗人。”


 


托尼咬着牙撑住史蒂夫的身体——准确地说是史蒂夫的脸;事实上布鲁斯正抬着他的背,娜塔莎和克林特一人托着一条腿。他们合力把史蒂夫仰面翻了过来,托尼趁机利索地滚到一边。


 


托尼滑稽地跪在地面,奋力摇晃着两百磅的金发士兵。“我错了亲爱的,”他开口,“为我醒过来,求你?”


 


“队长会不会变成外星人?”


 


“闭嘴,克林特。”托尼狠狠瞪他一眼,“我们甚至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那玩意会动,还会偷袭——”


 


“那是——我操!”


 


托尼、娜塔莎和布鲁斯闻声抬头;洞穴深处,早前光点出现的位置站着一个女人。浅绿的荧光笼罩着她,一袭白裙优雅地垂至地面。


 


“她只有……一个脑袋。”托尼吞咽了一下。


 


“很显然你对外星人有什么误解。”克林特干巴巴地说,“我敢打赌那不是阿芙洛狄忒就是倪克斯下凡。”


 


“你们听说过水妖的故事吗?”布鲁斯突然问。


 


托尼奇怪地看着他。“原来除了瑜伽和茶叶你还会关注这些玩意,”小胡子摇摇头,“我在无敌酷炫科学组待不下去了。”


 


“她们通常从水面升起,会面对皓月和星辰引吭高歌——”


 


“停,布鲁斯,这里没有水,我的梦幻女神也没有唱歌。”克林特抗议,“你休想把仙味儿的精灵说成是水妖——嗷!”


 


娜塔莎收回拧住克林特胳膊的手,布鲁斯清了清嗓子,不紧不慢地继续开口。“重点是,她们的歌声——或者舞蹈,也可能其他什么方式——能够使人精神迷醉。受害者会不顾一切地追随她们,直到——”


 


“直到什么?”


 


“直到性命被吞噬。”布鲁斯斟酌,“呃,也可能是灵魂,我忘了她们到底吸食性命还是灵魂。”他有些尴尬地推推眼镜。


 


“那是你小时候的睡前故事吗?”托尼差点笑出声,“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幽默,伙计。” 


 


“可有人似乎已经上钩了……”娜塔莎缓慢地侧过目光,托尼抱起胳膊,正准备抨击他的队友们“流着尖端科技的血液却纵横无稽之谈”,还没开口便晴天霹雳一般倒抽口气——


 


他已经站起身好一会儿了。


 


那意味着他的丈夫已经在他身后躺倒好一会儿了。


 


托尼小心翼翼地开始转身,还没等他回过头,史蒂夫已经向前伸出了一只手,那让托尼惊得险些跳起来;金发男人晃晃悠悠地站直了身体,他的瞳孔蒙了一层水帘,整张脸洋溢着欣喜、愉悦的笑。


 


史蒂夫极其缓慢地向前移动,托尼眼疾手快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史蒂夫?”托尼担忧地看着他,“你还好吗?”


 


被叫到名字的人并没有理睬,他只是轻轻挣脱了托尼的手,继续笨拙地前进。


 


“嘿,嘿。”托尼大跨步挡在了他的面前,张开双臂挂在他的脖子上。“你要去哪儿,甜心?跟我说话,宝贝儿。”


 


史蒂夫的笑意并没有消减;弯曲的弧度几乎是用强力胶黏在了他的嘴角,史蒂夫从容地摘下托尼的手臂,力道温柔而不容置疑。他把托尼像玩偶一般小心地拎起放到了一边。


 


“搞什么——”


 


托尼顺着史蒂夫前进的方向拉长了音调。那个女人已经靠近了些;她笔直地静候在史蒂夫的道路上,摄人心魄的双眼对着金发男人漾起波光,她伸出一只手,优雅得像是舞会的邀约。


 


“操,”托尼愣在原地,神情复杂地睁大了双眼。


 


“我有麻烦了。”


 


……


 


“这会对你们的婚姻造成影响吗?”


 


“什么?”


 


“你知道他是为了救你才变成这样的,还有他现在脑子不清醒。”


 


“废话我当然知——你他妈的到底来不来帮我,巴顿!”


 


托尼歇斯底里地吼道;他正死死抱着史蒂夫的腰,大块头男人划水一般挥舞着胳膊,托尼的身体像是挂在他胯间的沙袋,拖拉的鞋底擦出沙沙声响。


 


“你就应该让浩克来干这个。”克林特吹着口哨小跑过去,双手抓住了托尼的腰。


 


“如果布鲁斯变成浩克,就没人研究我们该怎么出去了。”


 


“谁知道你的盔甲会在这种时候失灵。”克林特没能说完,他险些一个趔趄栽到地上。


 


史蒂夫开始挺身用力了——察觉到身后的阻力变大,他溢出不满的哼声;脚跟稳稳蹬住,上臂的肌肉开始暴起。


 


“我勒个去,”克林特惊叫,“救命!娜特快来救我们!”


 


娜塔莎环视周身的石壁,她迅速用一只腿勾住克林特的膝盖,双手抱住身后凹凸的石头。


 


“抓紧了男孩们。”娜塔莎纵身一跃,打横飞出一记空绞杀;克林特哗啦一下摔了下去,带翻了托尼,托尼拽翻了史蒂夫,超级士兵没能站稳,一屁股滑在了地上。


 


“嗷——!”克林特惨叫着缩成一团,“你为什么不直接对队长用这招?”


 


娜塔莎面无表情地擦擦手,“因为你挡住了托尼的腿,而托尼正贴在队长的屁股上?”


 


托尼眼冒金星地甩甩头,一只手插过史蒂夫的腋下环住他的肩。


 


“没事的,你现在脑子不清醒……”他气喘吁吁地自顾自喃喃,“没错,我知道的。我才不在乎你现在像个白痴一样对着外星美人流口水。”他盯着史蒂夫蠕动的嘴唇,“我会治好你的……你在说什么亲爱的?”


 


托尼亲昵地凑得更近了些,下巴搁上宽厚的肩;史蒂夫索性过回头,郑重地面对着他,一只手指向不远处的女人。


 


“那是我见过最美的眼睛。”史蒂夫缓慢地张嘴,笑容灿烂、沉醉、心满意足。


 


托尼的表情被劈成了两半。


 


“你完蛋了罗杰斯。”


 


……


 


“到这儿来,托尼,”布鲁斯敲敲耳麦,“洞穴最深处,我想我找到这一切的解释了。”


 


“这一切的解释就是水妖使人出轨。”


 


“得了吧你。”如果布鲁斯会翻白眼,他一定正在这么做,“赶紧过来,还有别让队长触碰那个投影。”


 


“说的轻巧,她可是挡在路的中——你说这是个投影?”


 


“是的,但是别掉以轻心;它带有电流,还环着一圈能量束。我猜它是从这儿发射出去的,”布鲁斯说,“你得来看看。”


 


托尼像怀抱水桶一样拽着史蒂夫;克林特搭了把手推着他的背,娜塔莎则确保强壮的手臂在安全范围内扑腾。


 


“队长现在的表情简直值一周的头条。”第九次拦截伸出的手臂后,娜塔莎玩味地盯着史蒂夫的脸。


 


“别说了。”托尼哼哼,他一点也不想知道那副醉醺醺不省人事的痴情脸有多扯淡——他的完美丈夫甚至该死的根本喝不醉。


 


“艰难的旅途,不是吗?”布鲁斯冲他们打招呼。


 


“告诉我你已经知道怎么解决这档事了,不然我现在就把这个洞引爆。”


 


史蒂夫还在不安分地扭动着。“乖,”托尼把他的头转向自己,一只手掌贴住潮红的脸颊。


 


“那个投影——那个女人,据控制盒子显示,可以出现在溶洞内的任何一个地方。先前击中队长的大抵是致幻剂——”布鲁斯若有所思,“非地球造——不过显然功效强大。”


 


托尼走近透明的水晶盒子,那是个方块,不明液体在其中翻淌。


 


“让我看看。”托尼展开腕带上的虚拟屏,飞快地操作起来。“这是个……传送装置。它的能量来源于……”他审视着方盒的八个角,以及晶莹液体泛起的浅浅的蓝。


 


“宇宙魔方。”他和布鲁斯异口同声道——“它们收集过魔方的能量,稳定起见又造了个相似的方盒。”布鲁斯恍悟,“再结合它们自己的致幻技术——”


 


“被蛊惑的人一旦触碰到能量投影,就会被传送到它们的星球上去。”托尼接话。


 


“‘它们’是谁?”克林特怔怔地眨眼,“齐塔瑞?”


 


“或者寒冰巨人;我不知道。”布鲁斯耸耸肩。


 


“传送过去了会怎么样?”娜塔莎问。


 


“被吸食性命或者灵魂,”托尼做作地揉了揉下巴,“布鲁斯说过了。”


 


三个人同时对他翻了个白眼。


 


“好吧,我他妈的并不知道会怎么样,说实在的我他妈的也不关心。”托尼抖了抖肩,“我只知道我现在要毁了这个东西,然后我丈夫就能正常接受我的审讯了。”


 


……


 


史蒂夫头昏脑涨地张开眼;他不知道自己昏过去几次,抑或是长时间以来就没有醒过。他迷迷糊糊听见克林特的叫唤:“你可以开始你的审讯了,老兄。”


 


接着克林特被毫不留情地掀出了视线之外,一个熟悉的身影急急忙忙地覆了上来——托尼双手捧住了他的脸,目光里满是担忧。


 


“你感觉怎么样,亲爱的?”


 


史蒂夫盯着托尼棕色的瞳孔,露出一个金色的笑;那不是昏沉迷离带着酒晕的笑,那是托尼在每天的早安吻时收获的笑。




他抬起手,指腹缓缓蹭过托尼修长的睫毛。


 


“这是我见过最美的眼睛。”


 


“噢,”托尼眨眨眼,一个深吸气,拽住史蒂夫的衣领便吻了下去。


 


“这才像话。”






-Fin-




大家七夕快乐~!XD



评论

热度(167)

  1. 粉条子 从 Legste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