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m💋

盾铁超蝙家长组暗巷组ก(ー̀ωー́ก)啊哈!

【佩花】Mr&Mr.PaceⅢ

屋檐下的猫: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M&M不是跟喵之前写的类似的小清新萌文。


R18,R18,R18


 


 


 


Three.


 


你们的性生活怎么样?


 


“?”


 


“……”


 


我是说,频繁或很少有以及,是否满足之类的?


 


“……”


 


“……”


 


 


 


D-Deer的总部位于ElizabethStreet东南两点钟方向30公里外的一家高新科技公司的内部,像所有的特工组织一样,D-Deer隐藏在繁华的都市中,与香料和胡椒粉的气味混在一起,被无边的喧嚣淹没。


 


Lee不常出入D-Deer的大厦,即使那里有他私人的射击训练场,Peter是他的信鸽。


 


而现在,信鸽Peter正坐在King Lee的甜品店里,悠闲地吃着一份蛋黄派。


 


“我一定要给Queen推荐你的蛋黄派,她会爱你爱得愈发不可自拔。”他口齿不清地对正在半开放式糕点房里洗盘子的Lee说,“即便你现在满手黄油。”


 


Lee勾起嘴角轻轻笑了一下,他微微眯着眼睛,像一只温润慵懒的拉布拉多猎犬。


 


“我给你一个阻止我的机会。”Peter将一大口蛋黄派塞进嘴里,“告诉我你跟那个迷人的小摄影师怎么样了?”


 


Lee将手里的盘子放在靠里的壁柜里并从里面拿出一个小圆杯给自己倒了杯红茶,他端着杯子凑到吧台前,坐到Peter对面。


 


“你要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说,我发誓不会亲手烹了自己的信鸽的。”


 


Peter将蛋黄派咽下去又重新叉了一块。


 


“上帝保佑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喜欢他到什么程度,这是你们在一起的第三个月,而且在我看来我们的King完全没有结束这段突如其来的感情的哪怕一丁点想法。”他顿了一下,蛋黄派停在了他口边:“你该不会是想跟他结婚吧。”


 


Lee将红茶杯放在一边,他笑着凑到Peter跟前,用低沉磁性的声音道:


 


“我想让他住在我的房子里,穿着我的白衬衫,躺在我的床上,身上散发着我的香波的味道,在我的怀里,从早上一直——高丨潮到晚上。”


 


Peter吓得蛋黄派都掉到了地上。


 


 


 


下午时间十五点三十六分零四十二秒,Orlando在ElizabethStreet西北方的山坡上支起了他的三脚架,他缓慢地调整着相机的位置和三脚架的高低以寻找最佳的角度,还是橙色的日光洒在他背后层叠的绿林间,微风拂过绿浪,惊了几只浅眠的黄雀。


 


Orlando将外套系在腰间,阳光从他白色的T恤一路溜到黑色的帆布鞋底,缓缓浮动在在黄褐色的地面上。


 


“我一直认为摄影跟阻击是一个道理,花几个星期做充足的准备,还不一定能等到合适的时机。”


 


他传到微型耳麦里的声音透着难以抑制的愉悦。


 


“看来你终于等到合适的时机了?”


 


Lilly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吃薯片。


 


“你会看到最棒的落日,peach。”Orlando舔了舔嘴唇,像一只饥渴的猫。


 


“啊,我好期待。”Lilly用丝毫听不出期待的语气回应着她的搭档,“我听Emperor说你交了个男朋友?”


 


“如果你要八卦的话,至少应该拿出点诚意,还有转告Emperor,如果他再黑进我的电脑我就把他从伦敦眼上扔下去。”


 


“等等!难道是真的?!”


 


Orlando想象着耳麦另一端的Lilly猛地坐直身体一脸惊恐的表情勾起了嘴角。


 


“这有什么,我还打算结婚呢。”


 


然而他没想到这句玩笑话在三个月后成为了现实。


 


 


 


晚上九点五十八分零四秒,Orlando走进Ted’s Pie Hole并顺手把门口写着“Open”的卡片翻到了“Close”那一面。


店里只有吧台上的灯亮着,客人连同打工的学生都已经走光了,Lee独自一人在吧台后擦盘子。


 


Orlando快步走到吧台前,他用右手撑着桌面轻巧地跃到半开放式的厨房里面冲着背对着他的Lee大喊了一声:


 


“Hey,buddy!”


 


然后朝他扑了过去。


 


手里拿着四个盘子的Lee只好迅速将盘子都送到右手,然后转过身用左手揽住他的小家伙。


 


“你现在闻起来就像一大块刚烤好的奶酪。”


 


Orlando将脑袋埋在Lee的脖颈里蹭了一下后便开始卸掉腿上的力气试图坏心眼地往下滑。Lee只好用力揽住他的腰防止他滑到地上,并同时保证右手托着的盘子不会因为他的动作而摔到地上。


 


“要是你在糕点房里待了一天你也会这样。”Lee转身将Orlando提起来放在吧台上,“盘子里有樱桃,你可以随便吃,等我把他们送进壁柜里好么?”


 


“不好。”Orlando捡起一个樱桃扔进嘴里,“你是更爱我还是更爱他们?”


 


Lee扭头冲Orlando皱了一下眉,嘴边挂着浅浅的笑容。


 


“卖萌没用。”


 


Orlando将头仰着向后倒,直到能看见倒立的门窗和玻璃外的人群与霓虹灯。


 


“我要把你扒光了仍在大街上喂猫。”


 


Lee擦了擦手,走到吧台前顺手关掉了最后一盏灯。


 


“你得为这句话负责。”


 


他顺势将Orlando压在吧台上,掐着他的手腕压过头顶。


 


Orlando冲着他眨了眨眼睛,玻璃外的灯光少得可怜,他看不清他的表情。


 


“但是我想吃樱桃。”


 


Lee腾出一只手捡了一颗樱桃放在唇边用牙齿咬破,艳红的汁液从他的唇角滑下沿直线在空气中翻滚着一路落到Orlando的唇角,他们同时伸出舌头舔掉了嘴边的汁液,目光在空中相遇。


Lee将膝盖顶进Orlando双腿间,单手解开了自己的衣扣。


 


“有没有人说过,你这个动作真是性感极了。”Orlando抓住他的衣领,凑到他唇边说道。


 


“你是第一个。”Lee吻了上去。


 


Orlando从初显轮廓的年龄起就学会了让那些总向往他身上蹭的基佬们付出应有的代价,而从这一天起,他决定即使付出再多的代价也不让那群基佬再吃他豆腐了。


 


恶棍也有享受生活的权利。


 


那天晚上十点三十分零八秒,他的双手被禁锢在脑袋两侧,腿间潮成一片,双眼迷蒙,眼里尽是玻璃上倒映着的模糊不清的灯光与人影。


 


身下的吧台嘎吱嘎吱地碰撞着地面,他嘴里吐着断断续续的呻吟,褐色的眼睛里看不出悲喜,只满满写着三个字。


 


爽翻了。


 


——————TBC——————


 


 

评论

热度(242)

  1. Aim💋屋檐下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