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m💋

盾铁超蝙家长组暗巷组ก(ー̀ωー́ก)啊哈!

【佩花】Mr&Mr.Pace Ⅰ

屋檐下的猫:

有小伙伴说写佩花文就跟我跳佩花坑.再冷再黑都跟我不离不弃,只要我负责治愈她被falling伤透的心……(我觉得她肯定先跳过了!)


 


One.  


 


你们的名字?


 


“Lee Pace”


 


“Orlando Pace”


 


大概什么时候认识的?


 


“五年前”


 


“六年前”


 


“好吧,五或六年前。”


 


那时候你们在做什么?


 


“大概……在做派?”


 


 


 


 


住在ElizabethStreet的人都知道,Lee Pace是个货真价实的好小伙,他有六英尺四英寸高,善良体贴又温柔可靠,并且英俊帅气,用邻居家小女生的话来说,“他笑起来简直性感极了。”更何况他还有一份惹人喜爱的工作——pie maker


 


ElizabethStreet北向十一点种方向的Ted’s pie hole是一家迷人的甜点店,住在Rose公寓里的Stephen太太每晚都会带着她家那只被赞颂为整个ElizabethStreet最优雅的苏格兰牧羊犬来这里点一份樱桃派跟她的美人儿共进晚餐,她们会在用餐的时候偷瞄吧台后的Lee,他用修长的手指优雅地捏起草莓梗的样子让她们如此沉醉以至于樱桃酱都掉到了桌子上,Stephen先生是一家公司的小职员,他十分热爱并非常害怕失去他的工作以至于没法回家吃晚餐,所以Stephen太太只能在每日六点到八点这段时间内忘掉他的丈夫带着她的美人儿来到Ted’s pie hole,一边吃派一边幻想Lee解开他白衬衫领口的扣子走进他住的那栋位于ElizabethStreet东南角的白房子时候的样子。


 


那是一栋小巧精致的房子,拥有一个迷人的小花园,里面种满了矢车菊和白玫瑰,以及一些爬藤类植物。


 


“我觉得是时候给这栋房子找个女主人了。” 


 


晚上十点零四分三秒,Lee停稳了车子打开家门后看到的不是他温馨的小客厅而是拿着印有麋鹿角信封的Peter。


 


Lee挑了挑眉,他穿着舒适的休闲裤和帆布鞋,外套搭在左臂上,白衬衫的口袋里还放着Ted’s pie hole的礼品卡,这让他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的Pie maker。


 


但现在纯白色的门将他们与外界隔离开了。


 


Lee接过信封——它甚至没有封胶——取出里面的卡片和一张像素低得可怜的照片。


 


Billy Stephen,一个整日忙于帮公司销毁不可见人的内幕交易却不小心说了不该说的话的可怜虫。


 


“Red Rabbit为Black Forest提供交易地点,他们今晚就会派人解决他。”Peter点着了一支烟,“好像最近毒枭们都不约而同地喜欢上了糖果公司,这几天伦敦那边为了他们总部的事闹得不可开交。”


 


“他们只会派一些小人物来解决这种可怜虫,而且Black Forest不交易毒品,Peter,你能不能不要在我的房间里抽烟。”Lee看完卡片后将信封递回,顺手掐灭了他的烟。


 


“你真的不考虑给这个可爱的小白屋找个女主人么?我今天来的时候听到隔壁的女大学生在谈论你。”


 


Peter又掏出了一支烟,但这次只是把它叼在嘴。


 


“有机会我会的。”


 


Lee将外套穿上重新打开门走了出去,他甚至忘了放下上衣口袋里的礼品卡。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机会竟然来得这么迅速。


 


 


 


Orlando单眼瞄准了那个正在将不知道什么文件送进碎纸机的小职员,可怜的Billy Stephen还不知道他今天再也见不到他爱吃派的太太和他家的美人儿了。


 


Orlando嚼着口香糖,他不断用舌头舔着那一小块软软的糖并试图吹出一个泡泡,他穿着黑色的单衣,这让他觉得屋顶的风有点冷。


 


他最终吹出了一个泡泡,但它没有在冷风中存活太久就破开空气炸掉了,发出轻微的只有Orlando能听到的——


 


“嘭”


 


Billy Stephen结束了他38年7天11小时零4分的生命,倒在了他的办公室里,时至此刻,他依然热爱他的工作并尽全力完成每天的任务。


 


Orlando迅速将FR-F2收了到他平时装三脚架的袋子里然后背起他放在地上的相机下了天台。


 


他从顶层转了电梯,一路下到十二层,有一个中年主妇推着婴儿车走进了电梯,一岁大的婴儿躺在软垫上哭个不停,Orlando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棒糖递到他手里,在主妇感激的微笑中走出了电梯,顺便拿走了挂在婴儿车上的无框眼镜,他在拐角处遇到了一个醉汉,他踉踉跄跄险些跌倒,Orlando扶了他一把从后面拿过他搭在左臂上的米色风衣披在了身上,又从紧跟着他的穿西装男人的口袋里夹出了一包香烟,抽出一根夹在嘴里,并抬手揉乱了他棕黑色的头发,然后走楼梯从大厅后门出了宾馆的大厦。


 


他现在就像一个刚从野外回来的二流摄影师。


 


“看来你已经大功告成了,Greenleaf。”耳边的微型对讲机里传来愉快的女声,Lilly刚吃完一桶泡面,正准备打开一部新的番剧。


 


“我一定找不到比你更尽职的搭档了,little peach。”


 


Orlando将鼻梁上的眼镜和口中的香烟扔进了街边的垃圾桶。


 


“我是不是该谢谢你终于想起来我了。”


 


“我从不在关键时刻掉以轻心,D-Deer那些家伙差不多该发现那个可怜虫了,放轻松点,伙计,老大给你放了这么棒的假期,代价只有一个小家伙,伦敦这边可热闹了,你真的不想来看看么?”


 


“多谢邀请,不过现在应该有人比你更想邀请我抽根雪茄。”


 


Orlando绕过两个穿着风衣的警察,将兜里的香烟一股脑扔进街角的垃圾桶,拐进了另一条小巷。


 


“有两个家伙冲你过来了,前面有个死巷,你要在这里绕到离你的车更远的地方吗?“Lilly口齿不清地说,她好像在嚼一块曲奇。


 


“如果不必要的话……”


 


Orlando环视了一下四周。


 


“当然不。”


 


他飞快地走到Lilly口中的那个死巷口拽着正站在那里高个子男人的领口将他推进了巷子然后毫不犹豫地垫脚吻了上去。


 


可喜的是对方很知趣地立刻回应了他。


 


这真是一个漫长的吻。


 


Orlando觉得自己的脚尖都开始发麻了,对方的舌头灵活地翻搅着他的口腔,从下齿舔到上颚,挑逗着他的舌头并引导着他卷着自己的舌头,他们交换着唾液,有几滴来不及咽下的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他的手绕到Orlando身后揽住他的腰,然后又下滑了一点将手掌附在他的臀部并轻轻揉捏着手下的软肉,捏得他全身发热,Orlando觉得他几乎要分不出神去留意身后的脚步声有没有远离他们了。


 


现在他的舌头也开始发麻了。


 


好在那个高个子男人在两人走远后适时地放开了他,并好心地揽着他的腰,任由他趴在自己胸前软得一塌糊涂。


 


Orlando抬头借着星光向上望去。


 


Oh my god,他可真性感。


 


Lee露出了一个微笑,温柔地看着怀里的小家伙,像在看一只顽皮的小鹿。


 


“嘿,伙计,你还好么,那两个家伙走远了……”


 


Orlando抬手关了耳边的微型麦,并就着这个动作伸手摸到了Lee的领口,将刚刚被他弄皱的地方抚平,顺手解开领子下的第一颗扣子,然后伸出食指一路沿着胸口向下,最终落在他上衣口袋里,夹出了那张礼品卡。


 


上面写着:Ted’s pie hole邀您共进晚餐。


 


“Lee Pace。”


 


他低声念出那个名字。


 


“你更喜欢樱桃派还是草莓派?”


 


Orlando用卡片的一角顶起Lee的下巴,迫使他低下眼俯视他。


 


“pie maker?”


 


Lee笑了一下,他怀里的小鹿在星光下抿着嘴唇眨着双眼,看起来可爱极了。


 


“如果不是非要做出选择的话——我更喜欢那种更小巧一点的,奶酪冰淇淋派。”他握着Orlando的手将卡片又放回了上衣的口袋。


 


“真巧。”


 


Orlando勾起了嘴角。


 


“我也是。”


 


说完又吻了上去。


 


————————TBC——————


 


 


 


 

评论

热度(348)

  1. Aim💋屋檐下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