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m💋

盾铁超蝙家长组暗巷组ก(ー̀ωー́ก)啊哈!

【佩花】Mr&Mr.PaceⅦ

屋檐下的猫:

Seven.


 


下午四点二十四分零五秒,Ruth Green套上她那件donna karan的深棕色外套,将一把沙鹰仍在自己皮质的手提包里,踩着高跟鞋踏出了Rose公寓。 


她走在大街上,动作优雅,下巴微扬,余光扫过形形色色的路人,像一个富商家的小姐——要知道一个月前的她还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小卒,没有什么才能,靠出卖自己的身体日复一日地完成单调乏味的工作,而现在,她正大光明地做着富商的情妇,而所有D-Deer的成员都知道了她。


叛逃者Ruth,她喜欢这个称呼。


她靠信息码与Black Forest联络,用暧昧不明的言语提供D-Deer的行动线索,关于king和TheOne Ring。


作为一个优秀的猎手,即使是只有自己这么认为,Ruth从来都有耐心慢慢勾引到自己的猎物,不论是一个好色的富商,还是一个贩卖军火的黑帮。


 


而今天她就要去见自己的猎物。


——她要靠Black Forest离开D-Deer,那个她永远都摆脱不掉地炼狱。


D-Deer唾弃没有才能的弱者,它教会了Ruth什么叫做优胜劣汰和绝对服从,在那栋玻璃大厦里,她连颗棋子都算不上——这在她看来是多么的不公平,要知道毕业之前她一直都是个优等生。


 


 


 


下午四点五十三分零四秒,Ruth Green走到了前往伊丽莎白街的地铁口,她在那里碰到了一个卖花的小女孩。


“尊贵的小姐,买一朵花儿吧,她跟您的衣服多配啊。”


女孩扎着羊角辫,清澈的蓝眼睛干净又纯粹。她不知道她面前这个高贵又优雅的小姐手上沾满了鲜血和男子的精液。


她当然看不出。


 


Ruth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她和所有的女特工一样在D-Deer的附属学校接受过专门的礼仪教育,那时的她还是个干净的青春期少女,喜欢在下课后偷偷跑去男生们的训练场看他们练习射击,跟其他女生一起给礼仪班里唯一一个男生写情书——她至今仍记得那个男生有着一对性感的眼睛,里面荡漾着迷人的光芒,像爱琴海的波浪上的阳光。


然而她现在却连他的名字都记不得了。


Ruth优雅地接过那朵酒红色的玫瑰,将零钱递到女孩手里。


——她突然想起来今天是她的生日,她得为自己庆祝一下。


她将玫瑰插进手提包里,顺着地下道走进地铁站,在警卫面前象征性地拉低了一下领口做了一个暧昧的动作,然后跟着一群即将回家的上班族踏上了地铁。


 


 


时钟指向五点整。


 


 


Ruth环视了一下地铁上的人,然后坐在了一个有着亚麻色长发的女士旁边,她穿着淡绿色的长裙,披着一块深褐色的丝质方形披肩,左肩上挎着一个灰白色的大帆布包,身材高挑,动作优雅,谈吐贤淑。


“嗨,你好。” 


她礼貌地跟Ruth搭着话。


Ruth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她不认为自己会看起来友善到有陌生人主动来找她搭话。


“能拜托你帮我个忙么?”她小声说道,看起来有些尴尬,“我的肩带掉了。” 


Ruth露出一个了然的表情,这对于一个举止优雅的女士来说确实是件难为情的事。


她将手伸进她的披肩下面帮她扣上了松掉的肩带。


她感觉到她松了口气  


“真是太感谢了。”她愉快地说道,“今天地铁上挤得真是不像样子,我是Lena。” 


 


“确实是的,我是Ruth。”Ruth礼貌地回应道。


“听起来像一个皇室公主的名字。”Lena笑着道,“你不会是偷跑出来的吧。” 


“怎么会,上帝保佑,我一会儿还要去Black Cat喝酒呢。” 
        
Ruth毫不在意地说出了她要去的酒吧名字,对于陌生人来说,真实往往比谎言更具有欺骗性。


“哦我知道那儿,那是个安静的地方,我的工作室——我把钥匙落在那儿了——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你应该知道的,就在伊丽莎白街北边十一点钟方向。”


 


“嗯是的,我知道。”Ruth回答道,但其实她不知道,她是第一次去伊丽莎白街。


 


“这真是太巧了,看来我们以后还能一起喝杯咖啡。”Lena显然很开心。


 


“有机会一定约你出来。”Ruth勾起嘴角笑了一下。


 


怎么会有机会。


 


傍晚五点三十九分零七秒,Lena和Ruth一起出了地铁口,她们边走边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像任何一对正常的青年女闺蜜一样。


 


她们时不时发出一两声轻笑,直到走到一条分叉的巷子前。


 


即使是傍晚,也静的让人发慌。


 


“我得往那边走了。”Lena道,“你不打算去我的工作室看一看吗?我们还可以一起喝杯红茶。”


 


“不,谢谢你,认识你真的太高兴了。”Ruth礼貌地道,“但我的小男友还在酒吧里等着我。”


 


Lena露出了一个失望的表情,然后转身准备离开,却又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转了回来。


 


“瞧我这记性,我应该给你一张名片的,不然你怎么打电话给我呢。”她边说边从帆布包里掏出一张白色的卡片递给了Ruth。


 


Ruth笑着接过卡片,她本来没打算看的,但卡片的质感却让她心头突然一凉,而当她正打算翻看那张白色卡片时,一股推力迫使她向后倒进了一条巷子里。


 


那是一条死巷子。


 


Lena紧跟着她进入巷子然后撩起裙摆飞快地掏出一把格洛克18对着Ruth的额头一个点射。


 


Ruth Green倒在地上,额头上的弹孔醒目地扎眼,她看到Lena踩着高跟鞋走到她身边拾起那张掉到地上的卡片——那不是一张名片。


 


Ted’s Pie Hole邀您共进晚餐。


 


她突然间想起了自己曾经暗恋过的那个礼仪班唯一一个男生的名字。


 


他叫Lee Pace。


 


 


 


 


Lee Pace在进入隶属于D-Deer的David’s Deer School之前一直是一个普通的男生,他跟邻居家的孩子一起上着寄宿学校,一个月回家一次。


 


然而他却在十七岁那年收到了一封从来没听说过的学校的邀请函。


 


原因是他所在的中学合唱团的视频链接被一个捣蛋鬼传到了推特上,而他恰巧在那一次合唱里唱女声。


 


是的,即使没有经过任何训练,他也可以完美地改变自己的音色。


 


这项不得了的技能遗传自他的父亲,D-Deer的第三任King——这是他后来才知道的。


 


所以,和所有的渴望探险与刺激的充满野性的青春期男生的选择一样,他拿着邀请函到了David's  Deer School。


 


他比别的男生多修了礼仪课和心理学,跟所有将来要成为女特工的孩子们一起学习如何优雅地端起红酒杯以及如何搭配衣服,如何揣摩男生的心思和获得他们的青睐——这些他都在后来追Orlando的时候用到了——还要定期去看心理医生,上帝保佑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那个娘娘腔的老变态了。


 


所以,他成为了一个出色的King,浑身都散发着浓稠的荷尔蒙的气息,性感又迷人。


 


Lee Pace从Ruth的手提包里找到了那把沙鹰和她的ID卡——被伪装成了商场的打折券——然后放进了自己的包里。


 


从现在起,他就是Ruth Green。


 


“一切顺利吗?My King。”Peter的声音从他耳边的微型麦里传来,“约会的时间快到了喔。”


 


“我把她丢在那里了,找你的人解决掉。”Lee说道,“还有五个小时,我还能去吃个派。”


 


“别这样,My King,聪明的女人都懂得先去狩猎的地方留下自己的气味,熟悉的场所会让她们安心。”


 


“我不是女人,Peter。”


 


“现在你是的,King,快整理一下你的衣服,看看你的披肩有没有散掉,如果所料不错的话,你晚上要见的是Black Forest 的Greenleaf,听说他可是个性感的美男子。”


 


“没有人会比你的大肚子更性感了。”Lee正了正自己的围巾,道。


 


“哦,即使能想象到你的样子我也不想听到你用大老爷们的声音跟我讲这种话。”


 


Lee耸了耸肩。


 


“我要找个地方吃个派。”


 


 


 


 


晚上九点五十三分零五秒,Lena Pace 走进了Black Cat,它坐落在伊丽莎白街的东南角的垃圾场旁,空气里飘着一股淡淡的廉价雪茄的味道,即使现在没有什么人在。


 


“我想有个先生给我留了个位。”


 


“她”靠在吧台上撩了一下自己亚麻色的长发。


 


“哦是的!”酒保不自觉地往“她”的胸部瞟去,“要我带你过去吗?小姐。”


 


“不用了,告诉我位置就好。”


 


“就在左手旁第三个房间。”


 


“谢谢。”


 


 


 


 


“我能感觉到你的紧张之情,你现在可以默念‘我叫不紧张’了。”Peter兴奋地说。


 


“事实上我不紧张。”


 


“不要撒谎,我可以感测到你的身体状况,哦好吧,你真的不紧张。”


 


Lena走到房间前停了下了,他将Ruth的ID卡轻轻贴在门上。


 


“Oh nice!没有带兵器,至少没有枪,看来对方是个高傲的家伙,现在你可以进去了。”


 


Peter开心地道。


 


Lee打开了门。


 


“怎么样,My King,是不是被帅到了。”


 


“King?”


 


对面一片寂静,只有嘈杂的背景声。


 


“别屏住你的呼吸啊King,这样我没法追踪你的状况。”


 


“Oh天哪上帝保佑你怎么开始紧张了。”


 


“King?”


 


“King!”


 


然而过了好一会对面才传来Lee的声音,柔美,充满了女性的美。


 


“我很好。”


 


“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被帅了一脸血。”


 


——————TBC——————


一直在想佩佩穿上高跟鞋要破两米了Oh my god  0-0!!!

评论

热度(251)

  1. Aim💋屋檐下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