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m💋

盾铁超蝙家长组暗巷组ก(ー̀ωー́ก)啊哈!

【佩花】Mr&Mr.PaceⅧ

屋檐下的猫:

Eight


 


 


晚上十点整,天空逐渐变成深蓝,星星少得可怜。


 


名为Black Cat 的酒吧内,昏黄的光线与彩虹色的鸡尾酒调和在一起,让人昏昏欲睡,酒保在吧台前擦拭着高脚的玻璃杯,而他左手边第三个房间里,Orlando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坐在软软的座椅上,面前摆着一杯70度的tomorrow,


 


他没有打领带,锁骨在白衬衫松开的领口下若隐若现,被昏黄的灯光染上一层光晕,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只烟,烟草的味道弥漫到空气中,像某种混着辛味的香料。


 


Peter的声音不停地透过微型麦传到Lee的耳朵里,带着压抑着的紧张和焦躁。


 


上帝保佑,他是多么想知道他的King到底看到了什么以至于他呼吸紊乱心跳加速。


 


然而Lee没有再回他的话,他伸出右手关了耳麦,顺势撩了一下亚麻色的长发,向Orlando递了一个暧昧不清的眼神,然后走了过去。


 


他对自己说:


 


现在,你是D-Deer的King,正扮演着一个卑鄙的叛逃者。


 


而那个浑身散发微妙麝香荷尔蒙的小妖精,是Black Forest的Greenleaf。


 


你的猎物。


 


他走到Orlando对面,他抬头看着“她”,微微颔首,褐色的瞳孔被灯光染得性感又色情,带着若有若无的危险的气息,像一匹西伯利亚的孤狼。


 


这一瞬间,他们的婚姻就像镜子里的虚像,在真实面前碎的体无完肤。


 


Lee没有立刻坐下,他迎着Orlando的目光,唇边挂着暧昧的微笑。


 


“她”微微扬起下巴,将手递到Orlando面前。


 


看不出丝毫惊讶,Orlando眼中闪烁着暧昧不清的光芒,他灭掉了手中的烟,然后轻轻执起面前那只手,食指和中指摩擦着“她”的手心,然后低头在手背上落下一个吻。


 


没有故作庄重的礼节,那是一个真正的又湿又热的吻。


 


“你真美,My Lady。”他勾起嘴角道,声音沙哑又低沉,“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见过面?”


 


“这真是糟糕的搭讪方式。”Lee满意地收回手坐在他对面,接过他递来的酒水单然后放在自己手边,“我们今天不喝酒,Greenleaf。”


 


Orlando十指交叉,轻轻抵住自己的下巴。


 


“那么,我们是不是要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他笑得迷离,“My lady?”


 


Lee勾起嘴角。


 


“当然。”


 


“她”探过身子用右手食指挑起Orlando的下巴,然后用左手掏出包里的那把沙鹰缓缓抵上Orlando的太阳穴。


 


“我今天,是来谈条件的。”


 


Orlando用左手轻轻握住“她”右手的手腕,缓缓上滑,将五指与插进他的指缝间,纠缠着,然后凑到唇边吻了一下“她”的无名指。


 


他右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锋利的小刀,他玩把着它,让锋利的刀刃在指尖翻转,最终停在Lee被围巾遮住的咽喉处。


 


“那让我听听你的条件,lady。”


 


“在此之前我得先搞清楚你们想要什么,不要试图让一个女士陷入恐慌和无助,那是非常危险的,小家伙。”


 


Orlando勾起嘴角。


 


“我要King。”


 


他用小刀轻轻摩擦着对方的围巾。


 


“Everythingabout him。”


 


Lee笑了。


 


“那么你已经有了。”


 


他猛地翻转左手用枪托去磕Orlando的太阳穴,而后者飞快地地用小刀划破了他的脸颊并顺势划过他的手腕,Lee手指一软,沙鹰从手中脱开,他托起Orlando的手腕夺过他手中危险的小刀,而Orlando用小指勾住扳机口将沙漠之鹰据为了己有。


 


他们同时后撤,脱离了对方的禁锢。


 


Lee翻到座椅上单膝跪下,撩开裙摆取出他的两把格洛克18,然后翻身滚到地上,亚麻色长发在空中划了个弧度,与此同时Orlando已经扣动了扳机,弹孔跟着他一路蔓延到门边,他靠着门转身给了Orlando两个点射,然后打开门扣住门锁,闪身出了包间并将Orlando反锁在里面。


 


Black Cat的大厅里还留着廉价雪茄的味道,烟雾弥漫在空气里,醉鬼们早已在枪声响起的时候吓得四散奔逃,只有酒保还在吧台后握着玻璃杯瑟瑟发抖。


 


Lee背靠着包间的门,他能清楚地分辨出Orlando从桌子下翻身出来并将自己的身体摔在门上的每一个动作。


 


刚刚他的小家伙在座椅上和地板上各留下了四发子弹,现在他只剩下了一个空空的弹匣。


 


他感觉到他的动作停止了——他一定发现了自己在房间里给他留的小礼物。


 


Lee整理了一下自己亚麻色的头发,勾起嘴角给吧台后的酒保递过去了一个暧昧的眼神,然后踩着高跟鞋飞快地走进了夜幕里。


 


爆炸声从他身后传来。


 


 


 


 


 


晚上十点四十二分零五秒,焦躁得连派都吃不下的Peter终于接通了Lee的微型麦。


 


“我收到了你的讯息,并且引爆了你的ID卡,My king。”他飞快地说着。


 


“销毁里面的信息,Peter。”Lee的呼吸有些急促。


 


“已经做过了,我可以拿大黄派发誓他们在里面什么也找不到。”他停了一下,“你什么都不用担心,My King。”


 


“现在,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凌晨零点零七分七秒,Orlando站在只剩一半的Black Cat的废墟上,警车的声音远远地从巷子里传来。


 


“真是个疯狂的女人。”Lilly飞快地越过废墟走到他身边,“这里什么也没有了,我们得在警察到这里之前离开这儿。”


 


而Orlando还弯着腰在废墟里翻找着什么。


 


“我觉得我们还漏了什么。”他对Lilly说道。“爆炸是从她的座椅上开始的,应该是她的包,我一直觉得她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跟我们交换什么条件,或许她的目的就是杀了我。”


 


“你的意思是D-Deer自导自演了一出叛逃的戏码?这又能怎样,你没事,Greenleaf,我们没什么损失,而且你也不能否定或许只是那个叛逃者玩腻了这种游戏,打算一了百了,你知道的,女人都善变,而且难以捉摸。”


 


“不,Peach,她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她看我的眼神里写满了‘我想你去死’,却又好像不打算杀我,她宁可丢掉用枪打碎我脑壳的机会把我留在一间有高窗的包间里,用炸药将她的一切都毁灭掉。”


 


“她想杀我,却不想我知道她的身份——她不是那个叛逃者。”


 


“你现在的样子可真不正常,告诉我你刚刚经历了什么,你在不知不觉地为那个女人辩解,Greenleaf。”


 


“我不知道,Peach,或许我疯了。”Orlando突然间蹲下从碎掉的砖块间夹出一张黑乎乎的金属卡片,“她让我发疯。”


 


他慢慢将卡片擦拭干净——事实上那已经算不得一张卡片了,它只剩了一半,残存的边缘上还留着某种化学药物的碎屑,而另一半的表皮也在爆炸中消失成了灰烬,内部的金属核心却几乎完好——那是一种质地坚硬可以抵御爆炸的合成金属,昭显着这张卡片不菲的价值。


 


Orlando举起那张卡片,借着微弱的灯光端详它的样貌,他发现卡片的一角隐隐约约刻着一对巨大的鹿角,它伸展着,像某种古老的枫树的树枝,而在角的顶端,刻着一个小小的“K”。


 


“D-Deer的标志。”他喃喃道。


 


突然间,他像想起来什么一样猛地转身面向Lilly。


 


“我怎么能这么愚蠢!‘她’根本不是那个该死的叛逃者,一个小角色怎么可能能做出那些动作,‘她’那么高,还带着围巾!哦上帝!他是King!D-Deer的King!”


 


他感到一股凉意从脚底一直上升到大脑,他将卡片举到Lilly的面前。


 


“你能复原他原来的样子么?”


 


Lilly瞥了他一眼。


 


“就算他是King又能怎样,你觉得我们还能从上面找到King的信息?别逗我笑,Greenleaf,我们现在该担心的是那些警察。”


 


“不,我不要信息,我只想知道这张卡原来长什么样,就现在,Peach。”


 


他固执地望着自己的搭档。


 


“真是服了你了。”


 


Lilly飞快地打开自己的本子扫描面前的卡片,电脑模拟在夜空中进行着。


 


“我敢打赌不出三分钟那些小警察就会到这。”


 


她抱怨道,而蓝色的光线已经开始编制卡的样貌,她不停地转身收集周围的信息,直到那小东西完整地呈现在两人的视线中。


 


那是一张礼品卡。


 


做得简约又精致,与金属核心上的鹿角相应的表皮的位置上画着一朵绽开的康乃馨。


 


Ted’s Pie Hole邀您共进晚餐。


 


——Lee Pace


 


————————————TBC——————————


 

评论

热度(244)

  1. Aim💋屋檐下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