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m💋

盾铁超蝙家长组暗巷组ก(ー̀ωー́ก)啊哈!

浮海(WillxLegolas)

修行黔南:

结婚!!!!!




Chapter.105


 


“听着!你们所有人!”


 


伊丽莎白的帽子在刚才的混乱中早已不知所踪,一头金发飘荡在苍青色的天空下犹如自由的旗帜,她用力拨开海盗站到船舷上,姑娘柔和的声音扯成撕心裂肺的沙哑。


 


“海盗们还在看着我们等黑珍珠号领队,他们会看到什么?惊恐的鼠辈?被遗弃的破船?不!他们会看到自由的人和自由本身!敌人会听见我们的炮声,听见我们拔剑出鞘,看到我们的气势!以及我们头上的汗水,我们脊背的力量和我们心头的勇气!”年轻的姑娘迎风屹立,瘦弱的身躯仿佛通体浩然正气,“先生们,升起旗帜。”


 


这句话承载着重逾千金的力量,连一个女孩尚且如此,他们一群大老爷们有什么可怕的呢?大不了干他娘的!


 


“升起旗帜。”


“升起旗帜——”


 


群情激奋,大家响应海盗大帝的召唤拔刀指向阴云密布的天空,后面的海盗舰队看到前方黑珍珠号飘扬而起的旗帜,听到了他们对自由爆发的抗争和呐喊,也纷纷升旗应和,一时间似乎海盗这方已经取得胜利了一般,震天呼声让对面很远的海军舰队都听到了隐约的声响。


 


威尔看着神情自然指挥若定的伊丽莎白,突然一阵感慨涌至心头,他开口对莱戈拉斯说,“她长大了。”


 


不再是那个皇家港每天沉浸在幻想里单纯而不知世事的小女孩了。


 


“我们都在长大,Boy,包括我。”只面对威尔的时候莱戈拉斯褪去疏离冷漠的一面,依然是那个温柔而带点顽皮的小精灵,他看着威尔的眼睛,语气分外认真,“是你教会我爱人与被爱,教会我体谅和包容,这些美好的感情我会永远记在心中,无论你在或不在。”


 


沉重的窒息感从胃里一直蔓延上喉头,威尔艰难地咽了口口水,曾经的迷茫和不确定再次侵占了他的思想,他不知道放纵自己的自私是否正确,即使这是精灵所希望的。


 


“我也是,莱吉,我也是。”他喃喃着说,“我这一生最宝贵的感情都是你给予的啊。”


 


如果说他们的相遇是故事的开端,那么威尔的死亡就是这个故事既定的结局,精灵和人类在故事里相遇,相爱,相离,又相守。这个故事对其他人来说漫长又枯燥,但对经历过这一切的他们来说每一次选择都是生命围墙下的拐角,他们在里面兜兜转转,辗转相离,却最终融汇成统一的轨迹。


 


精灵说,我会记住你。


 


于是精灵的记忆里人类会拥有永不退色的容颜,无论有限的时间有多长,在精灵永恒的记忆中他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与天地共久,和世界等长。


 


雷云怒卷,惨白的雷蛇在云间穿梭不休,倾盆大雨伴随着阵阵雷霆倾泻而下,海上突兀地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海浪翻涌,深邃可怖。


 


神明震怒,天罡突显。


 


“巴博萨船长!我们需要你去掌舵!”


 


老海盗看着眼神恳切的伊丽莎白,仿佛如梦初醒,“Aye,没错!”


 


不可一世的自信重新回到这个老海盗身上,他拨开挡路的船员握住舵轮,大声嘶吼,“升起帆桁!你们这群蠢货,要死也得死得痛快——”


 


威尔看到他趾高气扬的蠢样也不由笑了出来,一切似乎都在好转。


 


大雨浇熄了船上的火焰,浇不熄众人心头熊熊燃烧的战意。黑珍珠号一往无前,视漩涡为无物,在它的对面,飞翔的荷兰人号同样义无反顾地冲进海水翻滚的最深处。


 


两艘海上霸主终于迎来宿命般的对决,战火在大雨中一触即发。


 


飞翔的荷兰人号打响了第一炮,轰飞了黑珍珠号的桅杆。


 


“准备接舷!”


“准备大炮——”


“鼓起勇气!随时待发!”


 


黑珍珠号的船员同样不甘示弱,经历过多次同生共死之后他们的默契早已今非昔比,指挥和命令的下达准确而高效,船上的情况虽然匆忙但不慌乱。


 


“莱吉!我们离贝克特的船太远了没法拿到箱子!”威尔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一边帮一个船员扯住绳子一边冲莱戈拉斯大喊。


 


“不用担心!”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莱戈拉斯都无法心平气和地说话了,声音太小的话无法穿透雨幕和各种混乱的嘶吼向威尔传达他的意思,“贝克特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他会试图把黑珍珠和荷兰人一举歼灭!”


 


威尔想想觉得有道理,就先继续稳固船头,比起稳稳乘风破浪的荷兰人号来说黑珍珠这边多了几分险境,这很正常,黑珍珠只是一艘货船,荷兰人可是一艘能潜水的船!


 


黑珍珠号和飞翔的荷兰人号占据漩涡的两端,炮火蔓延至整个海面,两艘海上巨舰同时向对方发起猛攻,轰然炸开的炮弹犹如一场盛放的海上烟火!


 


“Fire!”


“Fire!”


“FIRE——”


 


炮火贮存方面显然黑珍珠号略逊一筹,船身被一枚巨型炮弹打中之后整艘船都开始摇摇欲坠,险象迭生。


 


两艘船在漩涡的作用下离得越来越近,两方船员纷纷借助绳子遥遥荡到对方的甲板上,开启了新一轮近战。


 


莱戈拉斯和威尔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威尔拔剑出鞘,斯利维尔炫目的剑身在昏暗的大雨中流淌出月色般的光华,莱戈拉斯引弓拔箭,巨大的冲力令一个刚踏上船舷的水产倒头栽进了水里。


 


“为了自由。”威尔说。


“为了未来。”莱戈拉斯说。


 


“小心!”


 


莱戈拉斯一箭射翻想要偷袭威尔的水产,刚要转身继续战斗就被拉住了胳膊,他疑惑地回头,威尔的目光紧紧盯着他,手上用力到几乎掐进了他的肉里。


 


威尔嘴唇阖动,说出来的话犹如一道惊雷轰然炸响。


 


“你说什么?”莱戈拉斯怔怔地问。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之子——”威尔狠狠劈开一个捣乱的水产,连绵雨幕之后的面容和他脸上滴落水珠一样温柔,“Will you marry me?”


 


莱戈拉斯犹如卡了带的留声机,呆呆地立在雨中一动不动。


 


突然一个水产朝他们劈来,莱戈拉斯迅速抽刀,和威尔同时将利刃插进了那个可怜家伙的脑子里。


 


“这不是一个好的时间吧?”莱戈拉斯大吼。


 


威尔哈哈大笑,手下动作利落,“我觉得这是一个完美的时间!”


 


两人同时收手,他们隔着大雨,刀剑,鲜血和许多狰狞的怪物遥遥对视,莱戈拉斯斗篷歪斜,金发被雨水冲得几近散乱。


 


这的确不是一个好的时间,无论在心中蕴藏着无数美丽传说的精灵眼里还是没吃过猪肉好歹见过猪跑的威尔心里,一个战火弥漫摇摇欲坠还充斥着一群足以击溃人审美观的怪物的破船实在不应该是一个求婚的地方,但是这确是最适合他们的地方。


 


威尔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过这次战役,他不想给精灵和自己留下终生的遗憾。


 


他们爱情的磨合从来都没离开过纷乱战火和剑影刀光,他们幼稚过,挣扎过,埋怨过,放弃过,在危情和险境中他们成长,成熟,发展,蜕变。


 


一场充满鲜血和海洋味道的婚礼,还有比这个更合适的吗!


 


或许有,但那不存在于这个世界,如果有一天他们能够回到那个绿树参天,群山绵延的大陆,他会为精灵弥补另一种婚礼的。


 


“我爱你,我主意已定,你呢?”


 


他们经过重重艰险握住对方的手,威尔看着莱戈拉斯的眼睛认真地问。


 


“我的答案不会改变,你会得到你想要的。”


 


精灵的笑容犹如暴雨中怒放的玉兰。


 


“巴博萨!”威尔立刻转头,声音从未有过的响亮,“为我们证婚——”


 


巴博萨正把一个水产从高处踹下去,闻言差点一个踉跄,他转过身看着仰头的两个小青年,嘴角抽搐得厉害,“我觉得我现在有点忙。”


 


威尔和莱戈拉斯相视一笑,两人相握的手没有再分开,相互交错的步伐宛若跳着一曲优美的双人舞,精灵一直是一个可以把杀戮化为艺术的种族,连带着威尔的动作也优雅起来。


 


他们为对方清理周围的怪物,在威尔惊讶的目光中莱戈拉斯扯起嗓子催促了一声:“巴博萨——快!”


 


“你相信这个?”威尔问。


“不无不可。”莱戈拉斯眨眨眼。


 


“那好吧!”巴博萨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答应了这个荒诞的请求,他挥刀的动作不停,努力爬到舵轮上之后扯开自己最大的嗓门。


 


“亲爱的各位,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把你的喉咙踹到桅杆上,你这个狗杂种!”


 


等待着的两人眉头一抖,笑意殷殷地看着他把又一个水产踢下海。


 


敌人当然不会等着他们安安稳稳地结完婚,在巴博萨清理闲杂人等的时候底下的两人也没闲着,又砍倒几个水产之后威尔不耐烦地借助交握的手一把把莱戈拉斯拉到眼前,深棕色和冰蓝色的眼睛在雨水中对望。


 


“莱戈拉斯,你愿意接受我成为你的合法伴侣吗?”


 


“原来这边是这么说的吗?”莱戈拉斯笑道,“当然,我愿意。”


 


“Great!现在该你问了!就我刚才那一句。”


 


“威尔——特纳!”莱戈拉斯弯腰躲避冲他袭来的刀,同时割开那个倒霉家伙的脖子,“你愿意接受我成为你的合法伴侣吗?生老病死,永不相弃!”


 


变换位置,两人的面容擦过一个非常近的距离够迅速交错。


 


“我愿意。”


 


一句承诺下包含了多少未曾出口的温柔。


 


“以船长的身份,我宣布你们现在可以——”巴博萨仿佛被他们之间的气氛感染,砍人的力道都大了几分,“你们现在可以——可以——快亲吧!”


 


威尔捧住莱戈拉斯的后脑,两人目光胶着,步调一致地闭上眼睛吻上对方的嘴唇。


 


他们之间不是没有过亲吻,只是没有任何一次像现在这样充满神圣而崇高的意义。从这一刻开始,他们将成为对方真正的家人,刻入灵魂的爱人,融入骨血的羁绊,除了死亡再也没有理由能把他们分开。


 


精灵的嘴唇柔软,即使在雨中也无法将那抹树叶和阳光的味道冲垮,如同一个瑰美而奇幻的梦境,威尔的嘴唇有些干裂,带着刀削般粗糙的质感,莱戈拉斯耐心地用舌尖一点一点舔过那些死皮,手顺势攀上他的脖颈,摸到那枚他亲手为他戴上的耳环后两人的动作猛然激烈起来。


 


这是一个夹杂着咸湿,血液,腥臭和海藻味道的吻,是对他们以前的祭奠,同样是对他们以后相濡以沫的承诺,没有人想停下来,直到又有水产袭击把他们打断。


 


“Get the fucking my way!”




--------------------


写到中间把我自己感动到了怎么回事……


恭喜威尔和叶子喜结连理啪啪啪!


最后一句是谁说的?我也不知道233333

评论

热度(45)

  1. Aim💋 从 修行黔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