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m💋

盾铁超蝙家长组暗巷组ก(ー̀ωー́ก)啊哈!

番外·就不要纠结名废能取出什么名字了TVT

修行黔南:

亲爱的们烧烤节【划掉】七夕快乐~\(≧▽≦)/~因为今天出门被断网一天直到现在才有时间码贺文TUT




情人节唯一收到的玫瑰源于麻麻这感觉真是……




-----------------------------


夜晚的大海深邃而寂静,海面摇曳着星辰与月影,缓缓游过的飞翔的荷兰人号犹如置身在漫天银河中,如梦如幻。


 


船长一个人坐在船长室里守着一盏昏黄的煤油灯,修长灵活的手指卷起一根烟卷,隐藏在胡须中薄削性感的唇含住尾端凑近煤油灯,细微的火光一闪后袅袅白雾冒了出来,船长深深吸了一口烟卷,年轻不减愈见沧桑的脸庞模糊起来。


 


他独自坐了许久,夹在两指间的烟卷除了最开始吸了一口外就一直沉默地看着它燃烧,直到烟蒂熄灭,脚下已落了许多灰尘,他抬起眼,望向窗外如水的星辰。


 


船长在等一个人,他无尽悠长的生命中唯一重要的爱人。


 


月影沉斜,寒夜渐深,一阵悠远的清香越过苍茫海面从窗外拂来,船长静默如雕塑的容颜上刚露出一抹柔和的笑意,一道纤细的身影从窗口一跃而进,宽大的斗篷在眼中掀起的下一秒一个温热的躯体就深深依偎进他的怀里,他满目满心都是跳动着月光的浅金色发丝。


 


那人毫不在意地侧坐在地板上,上半身埋在船长怀里,半晌一语不发。船长默默搂紧怀里的人,腾出一只手替他整理了下因急切的动作而凌乱的斗篷。


 


“玩够了?”船长低沉醇厚的声音在室内流淌,承载着不可忽略的温柔。


 


怀里的人抬起脸,让万物为之失色的俊美脸庞依然充满令船长想掬在掌中的灵动,他粲然一笑,“威尔,等你能上岸了一定要好好看看,短短十年人类已经发展到令人惊奇的地步了。”


 


威尔抚了抚他的发丝,笑道,“喜欢怎么不多玩一会,你知道我一直都在。”


 


莱戈拉斯眷恋地用脸去蹭威尔宽厚的手掌,眉间的温情满得几乎溢出来,“就是知道你在,才怕你等急啊。”


 


他知道,一旦他离开荷兰人上岸时他的船长就会像现在这样将船停在他离开的地方,永远不会移动,就怕当他回来时会找不到回到他身边的路。


 


没等威尔说什么,莱戈拉斯就迫不及待地提出他今晚急匆匆赶回来的目的,“威尔,今晚的星星很美,我们一起去观赏吧。”


 


威尔抚摸着莱戈拉斯发丝的动作一顿,看向他暗含期待的眼睛,爱人对于星辰的偏爱他是知道的,而且……


 


他点点头,道,“当然,My heart,你知道我永远不可能拒绝你。”


 


莱戈拉斯扬起微笑,霎时间的璀璨让威尔以为月光流淌到了手中。


 


 


两人静悄悄地放下了一艘小船,承载着月夜与星辉驶向茫茫海面,威尔划着桨让小船平稳地前行,渐渐地看不到荷兰人号巨大的影子了。


 


莱戈拉斯一直静静地凝视着星空,等船停下了就随意一躺,威尔跟着躺在他空出来的另一边,两个大男人把小船填得满满当当,两人胳膊挨着胳膊腿挨着腿,对方身上的暖意隔着衣物传来,夜晚那一点凉风被驱逐得一丝不剩。


 


“你看,”莱戈拉斯举起食指指向夜空,白皙的手指在月光下显得越发莹然如玉,“那是牛郎星,那是织女星,它们是被迫分开的一对恋人,隔在他们中间的是宽阔浩瀚的银河。”


 


威尔努力把注意力从他的手指移向他所指的地方,在他眼中所有的星星都一个模样,显然他没有精灵分辨星辰的特殊目力,“既然是恋人,它们为什么会分开?”


 


“因为一个古老的传说。”莱戈拉斯轻轻向他讲述着今天听来的,来自那个神秘而悠久的东方国度流传千年的爱情,九天之上的天女爱上平凡的人类,甘愿堕为肉体凡胎只为百年相守,可是天庭不许,司掌天规的王母将织女捉回,拔下银簪滑下一条银河让两人只能在每年七夕这天以喜鹊搭桥才能相会。


 


“这是属于情人的日子,”莱戈拉斯说,“是东方人对于他们纯洁爱情的歌颂与赞美,代表着对爱情绝对的忠贞。”


 


精灵的声音清澈而优美,如一曲清歌缓缓流过空寂的深夜,在心中撞起铮铮回响如钟鸣。


 


威尔侧过头直勾勾地看着他,坚定地握住他放在身侧的手,僵硬着嗓子,“牛郎被抢走了自己的爱人是他的无能,同样是堕入凡间,我一定不会让任何人横亘在我们中间,任何人。”


 


莱戈拉斯温柔地看回去,干脆侧过身顺势蜷进威尔张开的怀抱里,抬手揪了一把他越见浓密的小胡子,咕哝道,“也不知道谁一开始犯傻,把我推得远远的还把自己折磨得抓心挠肝。”


 


搂着他的手臂一紧,威尔被哽得说不出话来,许久才干涩地说,“是我犯傻,以后都不会了。”


 


“你还敢!”莱戈拉斯使劲一揪,“如果你再这么蠢,我就真走了,永远都不再回来,天之涯也好,海之角也罢,我们的缘分仅止于此了。”


 


威尔把头埋进精灵的发顶,似要将这个混合着阳光,雨露,青草,鲜花的存在深深揉进他的心脉,他的骨血,“我爱你,莱吉,我爱你,不要离开我,我只有你了。”


 


他的父亲在百年的服役后回归永恒的栖息之地进行沉眠,见证了儿子的幸福他走得很安详,而在他离开后威尔真正成为了传说中飞翔的荷兰人号的船长,注定孤独,注定无归。


 


如果没有莱戈拉斯,他不知该怎样熬过一个又一个十年,这就像一个把他永远禁锢在黑夜中的诅咒,漆黑茫然,见不到希望的辉光。


 


如果没有莱戈拉斯……


 


心中涌上的庞大苍凉被精灵抬臂回抱的动作击碎,莱戈拉斯将唇轻轻印上他的脖子,说出他所承诺的誓言,“我也爱你,My Boy,你所在之处,就是我灵魂安栖之所。”


 


在他们头顶,大海与星空交汇相融,无穷无尽,恢弘静美。




-fin-



评论

热度(32)

  1. Aim💋修行黔南 转载了此文字
  2. Aim💋修行黔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