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m💋

盾铁超蝙家长组暗巷组ก(ー̀ωー́ก)啊哈!

浮海(WillxLegolas)【大结局】

修行黔南:

Chapter.107


 


“戴维·琼斯!——”


 


堪称尖利的叫喊刺透雨幕,这不是人类能够发出来的程度,当精灵用那仿佛连说话都在唱着优美歌谣的嗓子爆发出尖叫的时候所有人都停下动作捂住了耳朵。这不但止住了琼斯的步伐,连地上的威尔都微微睁开了眼睛。


 


“莱吉?”他沙哑地吐出微弱的声音,还没完全清醒就焦急地转动头颅四下张望,“你怎么了?”


 


在他的印象里从来没听过精灵发出这么凄惨的声音,他以为精灵受了什么严重的伤。


 


模糊晃动的视线中出现的不是威尔期待中的面容,戴维·琼斯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身形如高塔一般强壮而狰狞,细小的眼睛里满是明晃晃的恶意。


 


在他的身后,精灵止步于几步远开外,威尔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觉得他的脸色此刻白得可怕。


 


莱戈拉斯走向他们,缓慢而沉重的步伐仿佛每次落脚都会落下一个深刻的脚印。


 


“Leave, him, alone.”他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


 


琼斯听到了他的声音,如梦初醒地回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威尔,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声。


 


“爱。”他咀嚼着这个词,宛若对爱人最亲密的耳语,“可怕的牵绊,但却也容易切割。”他走到渐渐清醒的威尔身边,用剑指着他的鼻子,“告诉我,威廉·特纳,你怕死吗?”


 


“我怕!”威尔用尽力气,血液不断渗透他的指缝融入雨里,让人不敢想象他这样流了多久,他似乎毫无所觉,挑衅地看着琼斯的眼睛,“我怕死,怕得不得了,但谁都会有死的一天,但是,我认为不妄图将自己的爱人送进死亡的大门并且在自己死亡的时候不拖上自己的爱人才称得上一个作为人的物种不是吗?”


 


“你!”


“威尔!”


 


“戴维·琼斯!你呢?你怕不怕死?”


 


杰克的声音在一群喊威尔名字的声音中如此特立独行,大家不由都把目光转向他,这个狡猾的老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到了聚魂棺的钥匙,此刻正一手捧着一颗砰砰跳动的心脏,另一只手拿着一把断剑指着它,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琼斯。


 


莱戈拉斯闭了闭眼,这时他才发现当琼斯的剑刺向威尔的时候自己全身紧绷到了什么地步,此刻微一放松那些肌肉就在叫嚣,有种脱力一般的感觉。


 


他的心脏跳动得几乎超出负荷,但他依然握紧双刀,眼睛紧紧盯着场中情况。


 


“真是美妙的时刻,掌中同时把握着爱情与死亡。”杰克咧开嘴笑得得意又欠揍,令人惊异的是那几颗金牙在这么昏暗的光线下还能闪出光来。


 


琼斯踏前一步,“你真残忍,杰克·斯派洛。”


 


杰克的笑容收了起来,面无表情的样子称得上气势惊人,“残不残忍要看个人出发点。”他说,“对付你这样的人估计任何人都不会觉得残忍,哪怕是善良的精灵。”


 


他对莱戈拉斯示意地眨眨眼,莱戈拉斯难得对他露出一丝微笑,虽然这抹微笑苍白而无力,精灵眼睛里还有着消散不了的恐惧,但这代表着经历过种种背叛之后终于对杰克的认可和善意。


 


琼斯冷哼一声,他丝毫不见小命被掐在他人手中的着急,动作悠闲地转过身打量着瞪着他的威尔,威尔的表情一变,似乎从他的眼神中窥探到了不容乐观的打算。


 


莱戈拉斯将威尔的表情尽收眼底,在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但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举动的下一刻就见琼斯举起长剑,剑尖对准威尔的心脏狠狠地插了进去。


 


“不——!!!!!”


 


威尔仰头发出沙哑痛苦的尖叫,太疼了,真的太疼了,身体内部那个柔软的器官被沾着雨水的冰冷剑身穿透的感觉是难以言说的糟糕,他感到身体其它部位在迅速变得和剑一样凉,琼斯还不满意地肆意转动着手腕,剑尖在他身体里触目惊心地翻搅。


 


威尔稍微睁开的眼睛看到琼斯畅快狰狞的笑容,然而还没等他将那抹笑容彻底展开就被冲上来的精灵用肩膀撞了出去,一向喜欢用巧力作战的精灵极少会采用这种野蛮的身体冲撞,除非他已经忘记了该如何战斗。


 


用后来伊丽莎白形容的话说,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莱戈拉斯就如同疯了一样冲上前将琼斯撞开,手里的刀毫不犹豫地插进他的眼睛,任凭琼斯挣扎叫喊他一下又一下地把刀插进同样的位置,所有人都被吓傻了没人上前阻止,直到琼斯的脸已经看不出完整的形状,威尔微弱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才唤回他的神智。


 


“莱吉……”


 


威尔抬起头,轻轻喊着精灵的名字。


 


“威尔……”莱戈拉斯如梦初醒,几乎用滚的来到威尔身边,他惊恐地瞪着插在他胸前的那把剑,几次伸出手却不敢碰他任何一个部位。


 


“威尔,坚持下去,我求你,坚持下去!”


 


威尔虚弱地笑了笑,他抬起手想抚摸精灵的脸庞,被一双冰凉颤抖的手紧紧握住,莱戈拉斯头发蓬乱,眼睛红得吓人,没有一滴泪水流出,声音里却蕴含着令人心惊的哭腔,“威尔·特纳!你不许死!不许死!伊露维塔啊,您的子民请求您的怜悯,请救救这个男孩,救救他,求您救救他!”


 


“莱吉,不要……咳咳,不要这样。”


 


“你不要说话,”莱戈拉斯的手抖得不停使唤,他使劲拍了自己的手背一下,才控制住它捂住威尔脖子上的伤口,“嘘,嘘,别说话,你的伤口在流血,我们回岸上,我们不管这些了好不好?回到岸上我给你找医生,这个世界人类的医术领先我们那么多,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威尔微笑着摇摇头,看到莱戈拉斯瞬间绝望的眼神心疼地抬手抚摸他鬓角散乱的发丝,他知道这对精灵来说太残忍了,但他有些话不说的话或许这一世再也没有机会了。


 


“莱戈拉斯,我爱你,更甚于所有的一切,请你……替我看着这个世界,好吗?”


 


他的眼神渐渐放空,说话音量也开始模糊变低,看着他的眼神慢慢合上莱戈拉斯陷入彻底的疯狂。


 


莱戈拉斯不顾一切地抱住威尔的上身,还插在他胸口的剑划破了他的手背和脸颊,他视若无睹,只是用力抱住威尔,仿佛一旦放开他就会立刻死去,并且形神俱灭。他不怕死,但他害怕很久很久以后除了他再也没有人会记得威尔,这个笑容灿烂勇敢坚毅的青年将再也找不到曾经存在的证明。


 


他会记得他的男孩,永远记得,即使星辰坠落宇宙毁灭,只要他还活着,他的男孩也会和他一起活着。


 


“太快了,太快了啊……”精灵双目放空,嘴里小声呢喃着,“我知道你会死亡,但是那会在几十年之后,而不是我们刚刚结婚的现在——你看我们刚结婚呢,这不公平,暮星尚且陪伴阿拉贡走过一百余载,我们才刚结婚,这对我不公平……”


 


“莱戈拉斯!”


 


感到有股力量试图剥离他和威尔,精灵愤怒地挥动着手臂,将威尔紧紧护在身下犹如保护着稚嫩的幼崽。


 


“莱戈拉斯,醒醒!我们有办法救威尔,听到没有,我们有办法救威尔!”


 


莱戈拉斯眼神一亮,略显迟钝地看向一脸悲伤的伊丽莎白,嘴唇紧抿,眼中却露出无限希冀。


 


杰克一言不发地走过来蹲下,他在莱戈拉斯充满希望的眼神中抓起威尔毫无力气的手,握住他的手拿起那把断剑,对着那颗依然活跃跳动的心脏快速地,精准地扎了进去。


 


不远处气息微弱的琼斯身子一挺,之后彻彻底底没了声息。


 


琼斯的死亡似乎触动了海之女神最后复仇的怒火,天际间电闪雷鸣,粗壮的雷蛇几乎击中船的桅杆,黑珍珠号和荷兰人号剥离开来,打算脱离越来越深的海洋漩涡。


 


“我们该走了!”杰克看了一眼情况就对伊丽莎白大喊。


 


“不,不。”伊丽莎白摇头,看着威尔和莱戈拉斯不肯离去。


 


杰克焦急地等了一会,最终不理会伊丽莎白的尖叫和捶打,揽住她的腰将她单手抱起之后迅速抓起一根绳子借助风浪往黑珍珠号荡去。


 


“不!”


 


在伊丽莎白最后的视野中,莱戈拉斯温柔地摸着威尔的脸颊对外界的一切充耳不闻,他的脸庞甚至挂着一抹微笑,无法看清那双清澈的冰蓝色眼睛当时是种怎样神情。


 


老特纳来到他身边,他的神智似乎已经苏醒过来,对莱戈拉斯说,“荷兰人号需要一个船长,让我把他的心剖出来装进聚魂棺,他就能重新睁开眼了。”


 


说着他拔出插在威尔胸口的那把剑——莱戈拉斯随着他的动作浑身都抖了一下——之后他掏出一柄生锈的匕首往那里扎去,尖端即将碰到那部分血肉模糊的时候被一只手死死抓住。


 


老特纳惊讶地抬眼看向莱戈拉斯面无表情的脸,对方丝毫不顾自己在滴血的手心,淡淡吐出几个字。


 


“我来。”


 


精灵放下威尔站起身,厌恶地看了眼插在琼斯眼睛里的那把刀,捡起掉在一旁的另一把走回来,他剥去威尔上半身的衣服,刀尖缓缓地,沉稳地割开他的肌理。


 


鲜血疯狂地涌出来,莱戈拉斯的脸越来越白,但手下却极为稳健,他这辈子的手都没有这么稳过,因为此刻握在他手里的不止是别人的命,还有他自己的。


 


拜托你,威尔·特纳,请你仁慈地醒来,救我一命,请你醒来,威尔,我善良的男孩,我已经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你听到了吗?


 


风声疏狂,飞翔的荷兰人号渐渐被漩涡吞没,沉入深海,不见踪影。


 


 


一切风平浪静,伊丽莎白呆呆地坐在黑珍珠号的甲板上看着皇家舰队逼近,她生命中剩下的最重要的两个人刚刚都被那艘可怕的船吃掉了,此刻的她找不到反击的意义。


 


“伊丽莎白。”杰克坐在她身边,偷眼打量她的表情,“听我说,他们不一定是死了,起码威尔一定死不了,他会……”


 


他的话还没说完,巨大的破水声从身后传来,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伊丽莎白猛地站起身向后面看去,那艘熟悉的船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重新出现,滚滚水流为它前进的道路奠基。


 


重生的荷兰人号和黑珍珠号相对而行,又同时转头调向冲她们驶来的皇家舰队。


 


荷兰人号新任船长站在船头睥睨着风云海浪,在他的身边,金发蓝眼的精灵眼神平静,看到遥远的黑珍珠上伊丽莎白目瞪口呆的脸之后还冲她笑了一下。


 


船长握住舵轮,放声大吼:“准备炮火——”


 


“准备炮火——”


 


苍茫海面上无数海盗轰然应声。


 


夕阳西下,金红色的日光渲染着茫茫大海,最后一抹辉煌的盛景映入世人眼中。


 


威尔趴在荷兰人的栏杆上看着那耀眼的光芒一点点被海面吞没,被风吹开的衣襟里胸口的位置出现了一条长而狰狞的伤疤。


 


熟悉的草木香气钻进鼻腔,携带着最能让他放松的感觉,莱戈拉斯静静出现在他身侧。


 


“现在你已经做好准备了。”


 


“是。虽然我还很懵懂,不明白永生对我究竟代表着什么,会为我带来什么。”


  


    “时间还很长,你会明白的。”


    


     两人同时沉默了很久。


  


    “你后悔么,陪我踏上这一段没有回头的旅程,离开陆地和森林,却不是回家的路。”


  


     金发精灵淡淡笑了。


  


    “我经历过无数凶险万分的旅程,而我很高兴在这段旅程中能够有你。”


 


“我们之间没有白头偕老,但我们的未来会比这个词语更加动人。”


 


“对不起,莱吉。”


 


“Well,没关系,boy。”


 


飞翔的荷兰人稳稳地向前航行,留在身后不止是霞光辉煌的海面,还有流传于世间永不磨灭的传说。


-THE END-



叶子亲手给威尔剖心是剑兰兰的锅!我不背的啊!


完结了。啊,居然真的完结了。一年零一个月零一天,244412个字。


以我一贯的话唠判断,我现在肯定要来废话了。


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正如浮海这篇故事一样。


这一年当我从战战兢兢地窝在被窝里敲下第一个字开始,忐忑过,不满过,骄傲过,吊儿郎当过,澎湃鸡血过,到最后都化为了平静的满足。


我最开始是没有指望这篇文能给我带来多少回应的,毕竟它最开始只是我一个不健全又异想天开的脑洞,我当时想最好的结果应该是有几个小伙伴发现我,然后说矮油姑娘好巧啊你竟然也有这么离奇的脑洞,但我从未想过我会收到赞美,长评,讨论,聚集起来的小群体这些奢侈的宝物,这些支持我把单薄的脑洞逐渐细化,铺展,延长成完整的故事。


我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自己每篇文的热度是多少,因为从我刚开始写到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给我回应的人并不多,后来陆陆续续开始收到一些陌生id的小红心和小蓝手我也没有在意,直到某一天我随意点开一篇才惊觉竟然已经有了几十个热度,这在北极圈里面完全不敢想象,于是我开始抱有更多的期待,因为减少的热度而犹豫过,不满过,但是直到最后我才发现即使一个人都没有我也依然会好好写下去,坚持让这个陪伴我一年的故事迎来一个好的结局。


作为一篇长篇,浮海没有完整的构架和大纲,一切只凭我的感觉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这导致它显得幼稚而凌乱,很多瑕疵大到我自己都不能忍,于是很多人来了,又走了,我粉丝列表里的面孔也换了又换,我记得一些人,也有些完全不认识,如果某天我在其它圈见到眼熟却又归于陌生的小伙伴我大概会很愧疚吧,很抱歉让你们失望了。


至今记得一个小伙伴给我留言说,是我的文陪伴她度过了最难熬的高三岁月,你们能想象我当时的心情么?仿佛心口最柔软的一点被人狠狠戳中了,我一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人的喜爱和善意,总是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好,怕自己不值得其他人喜欢。


是你们一直给了我自信,给了我憧憬,给了我幻想,给了我勇气。


很多很多的收获,很多很多的感动,真的很感谢你们,非常非常感谢。


当然一个故事的终结不代表我水仙大道的终结,我可是一个常年奋战在北极圈的斗士啊【你走开】。


 


情不自禁啰嗦太多了,总之真的完结啦,怒撕军令状,亲爱的们我们番外见!

评论

热度(120)

  1. Aim💋修行黔南 转载了此文字